在极光下的挪威民宿

作者:admin | 时间:Jul 07, 2017
 
极光下的挪威民宿
 
这间挪威民宿把极光睡成家常便饭
 

  寂静,潮湿的空气和感性

  在一座风景如画的岛上以庄严的罗弗敦群岛作为背景去工作,对任何建筑师来说都像是梦中的场景。在这样一个限定的位置兴建这种尺度的建筑仍有着巨大的挑战。乍看之下,Fleinvær 呈现出粗粝而饱经风霜的状态。与此同时,这座小岛又有着并不显而易见的脆弱。

 

  “介于这个项目的环境,我们自然地邀请了 Sami Rintala 和他的工作室 Rintala Eggertsson 事务所加入团队。他在这个尺度的项目上有丰富的经验,并有着独特的在困难条件下进行建筑现场作业的能力。在他答应加入后我们觉得更加安全了。” 来自 TYIN tegnestue architects 的Andreas Grøntvedt-Gjertsen 这么说道。

极光下的挪威民宿位置图
 

  原先的四重奏变成了五重奏,工作也将付诸实践。其首要的步骤是将项目细分。建筑基地在与来自NTNU(挪威科技大学)的建筑系学生的合作下经历了全面的三维的考察。这使我们对基地得以有一个完整的了解,并对接下来的发展起了指导性的作用。尽可能少地对土地进行干预成为了建造过程中的一条重要原则。苔藓和其他地上的植被是 Fleinvær 自然气息的一部分。如果它们在建造过程中被破坏,将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恢复原状。这座岛也是海鸥和其他海鸟的栖息地。建筑对周边自然环境的关照体现在建筑的小体量和它们对地形的细心适应。项目与地面间少量的接触同时使建筑能够在对自然环境不造成大量伤害的情况下被拆除。

 
 

  “我们努力尽可能减少对 Fleinvær 造成的伤害。为此我们设计了良好的路径、屋宇间距和一个共享火炉。这规避了交通伸向岛屿更加敏感的地方。”Sami Rintala 解释道。

 
极光下的挪威民宿图片
 

  物流和建筑流程

  TYIN tegnestue 和 Rintala Eggertsson 事务所在概念阶段合作紧密。建筑在开放的过程中得以最终成型,这其中学生和志愿工作者的贡献是至关重要的。桑拿房位于海边,对于通过船只到达岛上的游客来说也是第一个见到的工坊。之前旧码头的等候室被装修一新,用于接待通宵来临的游客,同时提供卫生设施。再向上是四个小的睡间单元。其中有两个矮而宽敞,各设有一对单人床。另外两个较高而窄,各有两个双层床。一条路径将这些小屋连向核心的沉浸式房间,演奏室和餐厅。

 
极光下的挪威民宿在建图
 

  “地基被减到了最少,它包含以15度角弯曲的钢柱。我们发现这个角度最易打入地面并能根据地形进行高度调整。由此我们得以获得落点准确的地基而不对地面造成大的影响。”

极光下挪威民宿的在建图片

  将建筑从地面上抬起使它们之间产生了有趣的间隙,在主路径上便完全可见。它的立面使用来自其他建筑的剩余材料覆盖。这不仅是充分利用材料的方式,也是为了在这个物流面临挑战的位置建造房屋所做的一个契合实际的调整。

 

  “通常像获取食物和材料这样简单的事情在这个孤立的工作环境中变得困难。这是它不利的一面。然而它也有有利的一面。如画般的平静的景色将我们从包围我们日常生活的不必要信息和冗余的事物中隔离出来。” Rintala 说道。

极光下的挪威民宿内部图
 

  沉浸式房间核心的建筑是单一功能的,演奏室和餐厅各站一边。建筑彼此退让,使得餐厅拥有更大的面向海边的室外空间,而演奏室也拥有室外空间,面向从睡间单元而来的路径。这在前方创造了一个天然的剧场。工作空间 “nyalla” 中包括了反思室。它是对萨米人(Sami)传统储藏室 njalla 的现代演绎。 萨米人的 nyalla 建造于被砍伐的树桩上。对沉浸式房间来说更是这样,因为它在保留与土地的轻盈接触的同时对挪威北部的土木工程历史也表现出尊重。它被环绕在由 Waaberg 和 挪威科技大学的学生在特隆赫姆预制而成的钢骨架中,落在一根柱子上,拥有令人窒息的挪威海景,激发自由、孤独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