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能为民宿做什么?

作者:admin | 时间:Aug 16, 2017

  我们都发现其实民宿这个行业真正一直在活跃,有品质民宿其实增量并不大,每次民宿大会,线下活动都好像是老友见面会一样。做的海不错的民宿,大都面临这要不要开分店,哪里开分店的问题。

  还有,单枪匹马可能当地政府不重视,拿不到好的土地政策,品牌流量又不够,目的地本身的整合性资源也不足,索性就聊到一块说:咱们一起开分店吧。民宿入驻了,周边的创意工作室,手作体验室,慢慢的相继入驻,小范围的乡村在地综合体就慢慢形成了。

  正巧,全国各地的乡村县市都在打理发展乡村建设和旅游。以前山里的老房子,怎么都没有人要,怎么都想不到突破口。现在民宿结合乡村,打造全域体,加上民宿主们自己带着兄弟盆友来山里搞开发,乡里也能给出好政策。村长出门都有谈资了:我们村也有爆款啦!我们村也上一条啦!

  至此,第三方的平台,作为中间的媒介,用好了自身的流量,以及强大的资源关系,为更多的乡村政府和民宿业主之间牵线搭桥,甚至整合资源,规划产业链。同时,也整合了更多的设计师,民宿运营生产链上的供应商提供给新生代的民宿主,建立强大的品牌功能。

张家界民宿景观房间

  我们还能做什么,还要做什么

  咱们这个行业,准业主们的确需要审美和个性展示的培训,但是最重要的却是奋斗在民宿一线的这些店长,管家,阿姨和更多的民宿行业甚至是乡村建设的一线基础人才的建立和培训。在目前的民宿圈,有几位业主是真的脚踏实地的base在民宿里做运营的?有几位是真的完全放弃其他产业倾情投入进来的?

  再举个例子吧,想当年西坡刚刚造好的时候,钱继良为何几次请有安缦酒店运营经验的刘杰来管理而不是挖你们家店长呢?因为一线运营的人是最重要的,关于这个话题,在美宿上也写过不少来论证。

  我们行业可以和民宿代表性的乡村,比如松阳,比如莫干山,比如马上要搞行业大会的安吉,比如想要重点发展乡村旅游的县城成立单项的乡村人才培养计划和基金,基金和培养计划用于专项奖励这些年默默守候在乡村,在民宿里的年轻人们,比如西坡的小毛,翠域的雁升,山舍的刘祎……还有更多愿意留在乡村却没有更多理由留在这里的人。

  我们何以储备人才,我们何以留住人才?如何真的让年轻人把民宿当成自己的事业,当成自己家一样去接待客人

  —请给他们钱和舞台!

  钱,真的不太好谈。有想法的业主,可以为自己核心的管理人才在众筹时,留下两股作为相互之间信任的保障,可以增加员工的福利和待遇。

  舞台,也许是现在的年轻人更加想要的!请给他们更多的机会走出去学习,走进更多的民宿去体验和感受,走出自己的民宿和更多的一线者交流,走向舞台像更多的从业者分享实践中遇到的奇葩客人和解决办法。可以提供他们多学一门手艺,比如冲咖啡,插花,运营公众号,和媒体打交道,多一些审美和心理建设的培训。

  这些,也是我们平台可以联合单家民宿共同组织,学习,共同交流的。而,如果,聚集这行业一线运营人员的大会,小会和聚会越来越多的话,相信也许会更有意义。
(原文取自美宿Mei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