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谈何容易,古代人竟也喜爱旅行

作者:Nigel | 时间:Sep 08, 2017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

  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人的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自从网上开始流行起这些看上去很美,听上去很醉的情怀名言。好多人就跟这辈子从来没出过远门似的,突然都想去看世界了。

我要辞职去旅行

  文艺青年、都市精英、老头老太,或是孤身战斗,或是拖家带口,或是报团一起走,反正就是要去远方,就是要去拍、去买、去晒!

  旅行,简直成了考验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是否显著提高的又一项重要指标。

到此一游

  逢年过节朋友圈里要是不放几张跟国内外知名景点的合影,都对不起每天要点开几百次的微信。

  然而,在我国古代,虽说早就有“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优良传统,想出游一趟,远没有现在这般容易。

且行且珍惜

  在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古时候。

  有一种东西叫做户籍制度和税收制度。

  它意味着,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出远门的。

  管你是张三李四,还是王二麻子,想离村,先办证。是进京赶考、游玩经商,还是去和隔壁村傻妞钻玉米地,把话说清楚了再走。

说走就走谈何容易,古代人竟也喜爱旅行

  好不容易得到允许,每到一处地方,还得抓紧先找管事的把证上的章盖了,否则就是非法通行。

  有一位身骑白马,身边总是跟着两只怪物和一个大胡子挑夫的著名驴友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十万八千里,靠的全是到处求盖章的那股毅力。

通关文牒配图

  所以在古代,说走就走的旅行是很奢侈的。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大概只有以下三种人:

  万人之上,无人之下的皇帝。或是大张旗鼓的集体巡游,或是轻装上阵的微服私访。反正都是朕的江山,想去哪看就去哪看。

说走就走谈何容易,古代人竟也喜爱旅行配图

  和唐长老一样奉旨旅行,而且是出国游的外交大使。比较知名的有一路向西走出了“丝绸之路”的张骞,还有坐着明代豪华邮轮七下西洋的郑公公。

奉旨出游

  花式会玩的文人骚客们。比如游记写得比足迹还要长的“万里独行”徐霞客,还有喜欢探险,并自创登山鞋的登山狂魔谢灵运。

又征服一座

  而影响普通老百姓很少外出旅行的,

  除了身份之外,还有更严重的两个问题。

交通

  漫漫长路,前途叵测,到底要怎么去?

  骑马或是坐马车,花费堪比今天的正价机票,普通人哪消费得起,贵到你想哭。

  坐船走水路,计划看四月份的牡丹,到地方能赶上九月份丹桂飘香就谢天谢地。慢到你想哭。

  潇洒徒步行,保证还没走出镇一级区域,就想回家找娘亲。累到你想哭。

行李

  但凡出趟远门,至少几个月,装备得带齐。

  日常生活用品、换洗衣物、必备工具,生病了吃的中药、下雨了用的蓑衣、出发前娘子刚烙好的饼,这些就不说了。

  笔墨纸砚、酒器、茶盏、斧子、锄头、刀子、油筒,甚至夜壶都得带上,因为客栈没有专门的厕所。

  带这么多的东西,

  与其说是去旅行,更像是逃命。
(原文取自三个司机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