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那些年我们跳过的坑,你们不用再跳(一)

作者:admin | 时间:Oct 24, 2017

  “希望我们跳过的坑,你们不用再跳”。

  2015年,大乐之野发起成立莫干山民宿学院,这便是院长吉晓祥朴素的初衷。

  除了设计师和少数旅游业、酒店从业人员外,大量的民宿主原本都是门外汉。最初只是情怀的驱使,便一脚跨入了这个陌生的领域。但民宿虽小,五脏俱全,从策划、选址、设计、建造、装修到运营,涉及到方方面面。这其中难免会有行差踏错,留下遗憾。

  即便是红极一时的过云山居,也曾经因为水电配置经验不足,在开业的第一个年头,度过了一个艰难的冬季;知名品牌大乐之野,在碧坞店一号楼自己设计、现场制作家具,原本是个性化的亮点,最终却发现费时费工还不耐用。

  理想中大床房更舒适,运营后才觉标间更实用,因为三口之家客人较多;本以为枯山水有意境,开建了才发现中式园林和徽派建筑更相配。追求设计感,却给运营带来了不便;配置讲奢华,增加了经营压力却对客户体验并无明显改进。

  “做民宿就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吉晓祥说,不能完全避免,但可以少一点,尽量不犯难以修复的失误。本期话题我们邀请了一些民宿大咖,讲述当年的切身经历,希望这些“过来人”的经验之谈,能给即将跨入民宿行业的你一点启发。

  编辑/王烨

  采访/王烨 陆艳 马祚波 刘莉 闫小咖 七月

大乐之野创始人

  大乐之野创始人

  莫干山民宿学院院长 吉晓祥
 

  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

  大乐之野做到现在,没有特别不顺的经历,但学费也交过一些。我比较深的体会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是很重要的。

  刚开始做大乐碧坞店一号楼时,我们采购了一些老木头,让木工现场做家具,包括内部的一些装饰。后来发现虽然是实木,但是很不耐用,因为我们并不具备专业的家具生产能力。所以渐渐我们改了做法,去找专业的厂家,来订制稳定性更好的家具产品,而不是自己现场制作了。其实现在很多民宿会自己买木头,自己设计,现场制作,觉得这样很有个性,但80%以上的民宿主是没有专业能力的,所以我不是很推荐大家这样做,不仅费工费力,结果使用还不长久,达到的效果并不好。

大乐之野·绿山墙

  大乐之野·绿山墙
 

  还有一个民宿容易犯的错是一味地追求奢华,导致成本过高,经营压力加大。我认识一个民宿主,东西都想用好的,用了市面上顶级的洁具,觉得能体现层次,但后来实际运营过程中觉得很没有必要,客人更在乎风景,客房设计的细节和舒适性,至于洁具,科勒、TOTO,还是更贵的,或是镶金的,其实并不是非常在意。

  我最不希望民宿犯的错是跟风,但这一点也是很多民宿主会犯的,他们可能会跟设计师说,你给我做一个像大乐一样的,像山舍一样的东西,或者去看过几家网红后,照搬一些设计和家具饰品。民宿是很个性化的东西,我还是希望每一间都能有个性的特色在里面。

过云山居创始人

  过云山居创始人 廖敏智
 

  难忘那一个艰难的冬季

  做民宿最容易忽略的是隔音,一旦出现问题,对入住体验的影响非常大,而且隔音后期还很难再补救。

  过云山居在隔音问题下了功夫,我们当初特地用了隔音很好的气孔砖,墙体厚度40厘米,两面再加隔音棉,所有门窗都是双层中空玻璃,所以过云的客人都说睡得特别好,特别安静。

  但是我们在水电上就交了学费,过云开业第一年的冬天过得特别煎熬。由于设计全部是我这个业余设计师来做,没有请专业的人。水电工程方面我并不懂,只是粗略预估了下空调等大电器的用电量,需要多少千瓦,夏天没问题,到了冬天空调全开就会跳闸,加个取暖器都不行,最后只能请供电局重新布线建配电房。

过云山居

  还有水,开始对用水量也没有概念,就告诉供应商,我有几个房间,几个浴缸,你帮我配。供应商为了报价低,就配了两吨容量的锅炉,但后来才知道起码要8吨的才够,而且我也不知道山上到了冬天特别冷,没有装空气能低温启动装置。

  结果第一年就遇到了几十年来的极寒,山上零下十几度,空气能热水器启动不了,热水供应不足,一间房用浴缸泡澡,别的房间都没热水用。我们只能挨个房间去打招呼,千万别泡澡啊,错峰洗澡啊。可是客人来就是要享受泡在浴缸里看云啊,我们只能道歉,希望客人能体谅一下。度过了艰难的冬季,第二年我们赶紧装上低温启动装置,并加了大水箱。

杭州西溪花间堂总经理

  杭州西溪花间堂总经理 王景正
 

  做民宿得先算好账

  未来运营成本不可低估

  民宿与酒店有着本质的区别,不仅仅是投资金额的大小不同,在管理模式上也是大相径庭。受规模与投入的限制,民宿大多是由民宿主自投、自建,并且自行管理,有志从事民宿行业的朋友,需要三思而后行。

  大家开民宿的原因有很多,有的是因为情怀,有的是为了生活,最怕的是一时冲动,看着别人做得不错,或者有机会便宜地拿了块地,钱既然已经花了,就做吧。结果下了血本之后,却发现根本赚不了钱。刚开始的时候还无所谓,我就养在那儿吧,但是时间一长就受不了了,你会发现这个“洞”很大,租金、能耗、用人成本……样样都要花钱。过日子还要算算每个月吃喝拉撒要花多少钱,但是有些人做民宿一开始根本就不算账,将自己一生的积蓄投了进去,回收却是遥遥无期。我有个学生9间客房开在西双版纳,投了1000万,问他哪天能收回来啊,说不知道,没算过。

杭州西溪花间堂

  2009年花间堂在筹开第一家客栈时,也许更多的是偏重直觉与个人喜好,但目前的花间堂在商务拓展、建筑筹开、运营管理、市场营销等等板块,都有专职的团队在负责。10月18日~20日,我们将举办花间堂第二期的“民宿共学”,希望将花间堂的运营经验与资源分享,提供给有志于做民宿的朋友,届时也会邀请一些民宿主前来分享个人经验。
(原文取自二十八宿)


相关推荐:

希望那些年我们跳过的坑,你们不用再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