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宿”说开去

作者:admin | 时间:Nov 24, 2017

  民宿类真人秀开始霸占屏幕

  《亲爱的客栈》/《漂亮的房子》大火

 

  民宿是存在于建筑体块内的生活新形态

  民宿是内外部空间设计的再想象

  民宿所关照的城市人那颗躁动的心和梦想
 

  所以想谈谈,不算不务正业
 

  No1: 偷种轻

  卡尔维诺说

  重负之下的人们会奋不顾身的扑向某种轻
 

  我们都想偷生活中难得的一种“轻”

  这种轻奏响的是脱离都市节奏的慢

  置换的是摆脱逼仄空间的境

  或于山林间

  或于蔚蓝边

  享受自然馈赠的青和蓝

  这都市调色盘中最昂贵又缺席的色彩

  和滤镜永远无法达到的真实感

  和满足一种不自欺 也不欺人的美

  对我们来说

  哪怕一两天都好 因为我们想喘口气

  或者只是作出换气这个动作

民宿

 

  No2:思考两个问题

  “我想开一间咖啡馆”,这句话频繁的像句口头禅。现在我们开始更多地听到,“我想开一家民宿”。
 

  二者之间,虽然可以提取同样的质素。有随之我心的设计想法表达,有自由贩售自我生活格调的趣味,亦有将生意做出情怀的文化范。

六甲酒店

  但是试问,中间跳过了几个心理步骤和文化跃迁?
 

  首先,在其所置身的文化场域开始提问,是西式步调还是原乡精神?
 

  说说咖啡厅里的一杯精致的饮品和早餐摊点的一杯豆浆,价格差10多倍的液态饮品。在过去几年,被艳羡的更多是拿在手里的漂亮纸杯,而不是软软的塑料杯。懂咖啡文化? 懂咖啡豆?懂那些五花八门的饮品背后的调制比例?扪心,我们更多买单的是一种质感或新生活姿态吧。而如今,桃源眷村的“手磨豆浆”被郑重地装在蓝花瓷碗中,配上“原乡”风的软硬装和“我愿意为你 磨尽我一生”的告白,也成了一种新时尚。

  物质态并没有变,变的是什么?从“长他人之势”到“信我之原乡”,短短不过十余年,是什么让我们又重拾了曾溶于自己祖辈骨血中的信仰或方式。
 

  这种看似猛然的觉醒,在我看来并不是纯自我的。有摆脱残酷竞争红海的商业眼光、有捕捉时尚趋势转向的敏锐嗅觉、有钟情在地文化精神的情怀抒发、有盲目跟随世俗热点的假意欢颜。

  可能说的有点悲观,看得有点复杂,但是此中各种都是不需检验的自变量。

  再者,考评这两个商业空间的发生场所,是繁华都市还是质朴乡村?
 

  一家不想赔钱的咖啡厅在筛选店址时,一定不会忽略人流量及人均消费能力这两个盈利要点,获得高于行业均值的客单价和流水,最终真正实现自己的情怀被买单。

  而民宿呢,相比于咖啡厅落址的繁华都市,它则是选择反方向逃离,越远越好。只有让你驱车几小时、再徒步一阵好找,才能帮助你实现内心的位移和情绪的转换。

  从城市来到乡村,你曾目及的高楼,在此以青山替换,你曾熟悉的拥挤,在此以密集的负氧离子无形存在,你曾在耳机里用来调试心情的歌单,在此以不间断的虫鸟和鸣出现,不用想着充电也不用想着下一首……。

  你所认知的世界、你所熟悉的日常,在此会变个模样。上了点年纪的a会说,这就是我小时候生活的样子,三十不惑的b会说,这是我小时候回老家看到的样子,十几岁的c会说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两个场所并没有变,变的是什么?从“霓虹闪烁的都市感”到“清新纯粹的乡村梦”,喊着“改变命运 走出农村” 或者 “偷偷瞧不起乡下人” 的那波人为何又都记惦起了我们所有人共同的"家"。

  这是开放式的探讨,因为得不到的总在骚动,因为逆向而行有一种酷劲,因为生活中的索然无味需要被另一种索然无味所拯救,也因为你的因为……
(原文取自劼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