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民宿有什么建议?

作者:荒野凯歌 | 时间:Dec 18, 2017

  第一条

  别做真民宿

  其实天朝真民宿太少了,如果杨丽萍大理的房子不卖给千里走单骑,自己收拾几个空房间开门迎客,那才算是民宿。但你确定要回老家吗?你老家有做民宿的条件吗?难啊!
 

  第二条

  尽量去做到接近真民宿

  第二条建议不一定适合你,那是我喜欢干的事儿

  什么意思呢?不是修的像真民宿,是要有民宿里的“民”!你不是当地农民,你可以让农民来尽量代表你的利益,让农民融入进来(发动农民致富,其实这已经是乡村建设的范畴了,我们荒野乡旅终究是要去做乡建的)。所以好的假民宿很重视“民宿主人”---其实就是会讲故事的大堂经理。裸心谷也是让当地大妈来做管家给你煮当地特色的早餐。但这些当地人的介入度还不够,离“原住民主人”还远着呢。

六甲酒店

  第三条

  踏实做产品,别再叫自己民宿了

  这里有两个层面的踏实:营造和定价。现在不少民宿“情怀故事+粗糙的营造”就开始卖高价了。往往做点稀奇古怪的室内装饰加高档的布草和卫浴就行,价格直逼4-5星酒店。 情怀故事真的那么值钱吗?莫干山民宿价格从3-5k落到1-2k,好多小品牌的民宿纷纷跌破1k,这泡沫堪比鄂尔多斯房地产啊。

  更奇葩的是,这些定价高昂的假民宿的营业额纷纷在下滑,从民宿起源地莫干山已经看得出这定价高昂的假民宿市场已经在走下坡路了,今年的民宿培训反而火的不行。本来房间卖不出去生意堪忧,但因为忽悠了大把跟风的后来者,靠着教人做这个民宿,房间反而买的好起来。这是拿情怀来博傻的游戏?谁来接最后一棒?这种假民宿是否该换天了?
 

  “假”民宿的“真”需求

  当下中产阶级对近郊微度假的市场需求是真的,我们不反对这种需求,只是不喜欢这群假民宿的矫情、细节的粗糙、虚高的定价成了市场主流。

  只有敢于直面问题才能做的更好,这个市场需要一个正确的新定义来结束这段扭曲的历史,鼓舞这个行业去探索去服务这场方兴未艾的中产阶级消费升级。或许"民宿热"很快就是过去。消费升级时代需要有一个新的真实的定位来正视这种近郊微度假产品。
(原文取自不靠谱研究院)